请牢记我们的网络实名:阿里网店联盟 [会员登陆] [立即推广网店]
阿里网店联盟
当前位置:阿里网店联盟网店资讯行业资讯资讯热门标签 → 阿里巴巴(78) 淘宝网(44) 网上开店(32) 批发(24) 电子商务(24)

九城押宝原《魔兽》团队 朱骏亲赴美国做推广

  • 2010-09-27 22:11: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杨琳桦 更多资讯
  • 九城CEO的朱骏

    九城CEO的朱骏(腾讯科技配图)

    朱骏风尘仆仆地归来,将“下一个魔兽”的遐想留在了美国。

    从西雅图、洛杉矶、旧金山到纽约等地,十几日行程,一场“投资者关系沟通会”变成了一款新游戏的“市场推广”——这款新型战争类游戏名叫《Firefall》,出自九城(Nasdaq:NCTY)于年初收购的美国游戏开发公司Red 5之手。9月3日,作为九城CEO的朱骏与Red 5的核心人员在西雅图公布了该款游戏的CG动画。

    在外界看来,当2009年网易“横刀夺爱”,九城便开始了“灭顶之旅”,并直接跌出游戏圈一线公司之外。但事实上自代理《魔兽》以来,数年中究竟该如何应对其占九城营收超过95%的“危局”,就一直困扰着这匹网游界黑马,而其几年来的“左右突围”似乎也未见成效。

    9月25日,朱骏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称:“现在,我知道什么游戏会成功,什么游戏会失败。但今天我说这个话不是轻松的,因为它的根基是这么多年的失败经验,我对游戏的理解以及细节的关注和当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朱骏并不是互联网史上第一个“临危受命”并信誓旦旦的创始人,追问至少有两个:第一,此次的《Firefall》能否引导九城进入新局?第二,《Firefall》会否又是一个如《魔兽》般“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故事,即以“赌“著称的朱骏手中究竟储备了多少张牌?

    一款值得“投机“的游戏

    “巡回演出”结束,大多数美国投资者给出的回馈是:《Firefall》是一款“非常值得投机”的游戏。换言之,有值得一赌的机会,资本回报率可能会超预期,但也可能情况相反。

    而所谓“机”与“险”都基于同一个词——此款游戏的形态很“新”。

    这是一群早已百炼成精的投资者——近两年因中国网游公司的收益连续两年低于预期,美国投资市场的“中国游戏热”正在慢慢降温,而又因《魔兽》代理权的丧失,九城更是淡出了很多投资人的视线之外。

    据九城于8月25日发布的财报:九城一季度净营收2210万元,同比下滑95%,净亏损达7580万元;二季度净营收2540万元,同比下滑91%,净亏损6580万元。

    由此,往日“《魔兽》中国独家代理”游说的目的在于,讲述一个“不为人知”的新故事。

    据记者了解,《Firefall》是全球首款新形态的多人联机动作战争游戏,同时涵盖第一人称射击(FPS)和大型多人角色扮演(MMPORG)。在PPT展示中,有关FPS型游戏在中国市场的兴盛,朱骏搬出了《穿越火线》(CF)。

    射击网游《穿越火线》由腾讯运营,其于两年前上线后已于今年9月突破同时在线人数200万,成为史上第一款进入“200万俱乐部”的FPS网游,一季度收益近1亿美金。“过去射击类游戏在中国为什么不行,因为网络不行,一枪打过去,五分钟后人才死掉,你说能有什么感觉?”朱骏反问。

    而有关MMPORG的市场辉煌,《魔兽》是一案例。“但MMPORG在亚洲是走得比较领先的,现在因为Facebook等社交网络的渗透及多人互联游戏的兴盛,多人在线游戏的市场在美国也已经慢慢起来。”朱骏说。

    越来越逼近谜面。换言之,朱骏希冀以“1+1至少不小于2或更可能大于2”的逻辑揭示他关于《Firefall》市场规模展望的故事真谛。尽管这一谜底至少要在明年《Firefall》上线后方能揭晓。

    押宝原《魔兽》团队

    朱骏PPT的第二个重点落在推出《Firefall》的这支“Team(团队)”上。

    据记者了解,Red 5工作室位于加州洛杉矶,与《魔兽》开发商暴雪娱乐总部仅隔两条街,其由暴雪管理人员及研发人员成立,而首席执行官及创意总监Mark Kern曾任《魔兽》开发总监。

    “Mark的第一个游戏被暴雪收购,第二个游戏即《魔兽》。一个团队有过什么成功,有过什么困难,又如何解决困难,这些问题是投资者关心的,其实也是我看游戏时最关心的。”朱骏称。

    《魔兽》实现“50万人同时在线”时,Mark离开了暴雪。按照朱骏的说法,Mark当年离开的原因有二:第一,他非暴雪创始人,美国这些有着内在疯狂创造基因的人重出江湖再建一个创业团队是司空见惯的事。

    第二,《魔兽》毕竟是一个七年前的游戏。“Mark一直渴望要做一个技术上有所突破的新游戏。”朱骏说,Mark当年做《魔兽》时就一直希望能将“语音“嵌入游戏中,但最终受困于当时游戏设计的技术架构而不得不作罢。

    “现在,这些技术创新都已融入《Firefall》,同时在技术接口上,游戏与Facebook、iPhone等也都可以实现对接,玩家就能将其它接口上的‘好友’直接拉过来,这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朱骏将这种因技术更新带来的游戏效果之差,比作是七年前的电影《泰坦尼克号》与今日《阿凡达》的区别,而Mark需要“爆发”。

    换言之,这是一个Mark赌《Firefall》,而他赌Mark并间接押注《Firefall》的路线。

    数年摸索,仿是如梦初醒。“这些东西过去是不会有总结,只有经历过失败,才会有这些东西,就好比我现在看一个团队,他必须是技术出身的总监,然后做过一两个游戏,那么胜算的机会就比较大。”朱骏说。

    九城式全球化

    《Firefall》势必将对九城未来的营收和股票表现带来重要影响。“下一个《魔兽》”的押宝与猜想似乎已浮出水面,而朱骏也将避免在“失去游戏控制权问题上”重蹈覆辙。但朱骏今日讲述的恐怕不只是一款游戏,还通过对Red 5和《Firefall》的操作,希望讲述一个“曾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的公司的新战略。

    那就是:如何开始从“本土代理公司”到“全球运营公司”的转化,并最终解决九城的一个致命问题——“九城过去在研发上累积不足,我们希望能尽快跟上,全球化战略即是其中一个重要方式。”朱骏称。换言之,以海外研发之长补自身研发之短。九城此举,也显示了近期国内网游界逐步浮现的“走出去战略“中的另一诉求和操作模式。

    3月22日晚6点,九城宣布与Red 5达成最终协议,以2000万美元收购后者多数股权,迈开其“全球应对全球”战略计划的第一步。

    “把产品卖到海外市场然后赚海外市场的钱,这不是我们的‘全球化’之意,《Firefall》将实行完全的全球发行,或自己运营或授权,在国内我们也可能以授权模式和国内游戏公司合作。”朱骏说:“而我们唯一目标,即是培养Red 5成为一个独立公司,然后九城享受它的收益。”

    但还有一个绕不过的问题是——朱骏目前手中究竟储备了多少牌?

    “我们已收购杭州与深圳两支本土研发团队,如果国内还有好的游戏团队,我们这条路会继续走下去,同时,我们已收购的境外移动互联网游戏开发公司Open Feint也是一个方向,但现在不能谈太多。”朱骏称。


    资讯Tags:暂无
  • (0)0%
    (0)0%